草榴电影,草榴电影图片,草榴电影视频,草榴电影下载


风雨中忆萧红

丁玲

本来就没有什么地方可去,一下雨便更觉得闷在窑洞里的日子太长。

要是有更

大的风雨也好,要是有更汹涌的河水也好,可是仿佛要来一阵骇人的风雨似的那么

一块肮脏的云成天盖在头上,水声也是那么不断地哗啦哗啦在耳旁响,微微地下着

一点看不见的细雨,打湿了地面,那轻柔的柳絮和蒲公英都飘舞不起而沾在泥土上

了。

这会使人有遐想,想到随风而倒的桃李,在风雨中更迅速迸出的苞芽。

即使是

很小的风雨或浪潮,都更能显出百物的凋谢和生长,丑陋或美丽。

世界上什么是最可怕的呢,决不是艰难险阻,决不是洪水猛兽,也决不是荒凉

寂寞。

而难于忍耐的却是阴沉和絮聒;人的伟大也不是能乘风而起,青云直上,也

不只是能抵抗横逆之来,而是能在阴霾的气压下,打开局面,指示光明。

时代已经非复少年时代了,谁还有悠闲的心情在闷人的风雨中煮酒烹茶与琴诗

为侣呢?或者是温习着一些细腻的情致,重读着那些曾经被迷醉过被感动过的小说,

或者低徊冥思那些天涯的故人?流着一点温柔的泪,那些天真、那些纯洁、那些无

疵的赤子之心,那些轻微的感伤,那些精神上的享受都飞逝了,早已飞逝得找不到

影子了。

这个飞逝得很好,但现在是什么呢?是听着不断的水的絮聒,看着脏布也

似的云块,痛感着阴霾,连寂寞的宁静也没有,然而却需要阿底拉斯的力背负着宇

宙的时代所给予的创伤,毫不动摇的存在着,存在便是一种大声疾呼,便是一种骄

傲,便是给絮聒以回答。

然而我决不会麻木的,我的头成天膨胀着要爆炸,它装得太多,需要呕吐。

是我写着,在白天,在夜晚,有关节炎的手臂因为放在桌子上太久而疼痛,患砂眼

的眼睛因为在微小的灯光下而模糊。

但幸好并没有激动,也没有感慨,我不缺乏冷

静,而且很富有宽恕,我很愉快,因为我感到我身体内有东西在冲撞;它支持了我

的疲倦,它使我会看到将来,它使我跨过现在,它会使我更冷静,它包括了真理和

智慧,它是我生命中的力量,比少年时代的那种无愁的青春更可爱啊。

但我仍会想起天涯的故人的,那些死去的或是正受着难的。

前天我想起了雪峰,

在我的知友中他是最没有自己的了。

他工作着,他一切为了党,他受埋怨过,然而

他没有感伤,他对名誉和地位是那样地无睹,那样不会趋炎附势,培植党羽,装腔

作势,投机取巧。

昨天我又苦苦地想起秋白,在政治生活中过了那么久,却还不能

彻底地变更自己,他那种二重的生活使他在临死时还不能免于有所申诉。

我常常责

怪他申诉的『多余 』,然而当我去体味他内心的战斗历史时,却也不能不感动,哪

怕那在整体中,是很渺小的。

今天我想起了刚逝世不久的萧红,明天,我也许会想

到更多的谁,人人都与这社会关系,因为这社会,我更不能忘怀于一切了。

萧红和我认识的时候,是在一九三八年春初。

那时山西还很冷,很久生活在军

旅之中,习惯于粗犷的我。

骤睹着她的苍白的脸,紧紧闭着的嘴唇,敏捷的动作和

神经质的笑声,使我觉得很特别,而唤起许多回忆,但她的说话是很自然而真率的。

我很奇怪作为一个作家的她,为什么会那样少于世故,大概女人都容易保有纯洁和

幻想,或者也就同时显得有些稚嫩和软弱的缘故吧。

草榴电影,但我们都很亲切,彼此并不感

觉到有什么孤僻的性格。

我们尽情地在一块儿唱歌,每夜谈到很晚才睡觉。

当然我

们之中在思想上,在感情上,在性格上都不是没有差异,然而彼此都能理解,并不

会因为不同意见或不同嗜好而争吵,而揶揄。